“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已經開了八次會議,領導小組確定的80個重點改革任務基本完成,此外中央有關部門還完成了108個改革任務,共出台370條改革成果。僅僅一年的時間里,能有這樣的推進速度,應該說是非常高效了。”在接受《瞭望》新聞周刊採訪時,中央黨校中共黨史教研部主任謝春濤如此判斷。
      在全面深化改革關鍵之年,謝春濤認為,要發動群眾參與改革,引導社會支持改革,引導社會輿論和各方預期,匯聚起全社會支持改革的正能量。
      《瞭望》:具體到全面深改的實踐中,改革需要著力破解哪些難題?
      謝春濤:改革中面臨的問題主要不是觀念上的問題,這與改革開放初期存在不同。比如“姓資還是姓社”的問題、“姓公姓私”的問題、計劃和市場到底是什麼主義的問題等,過去觀念上的障礙很多。
      而現在的改革,更多是利益調整上的難題。正如李克強總理講的,觸動利益比觸及靈魂還難。在改革的過程中,大家都懷有期望,都希望在利益調整中,自己所在的階層能夠得到較多利益。要做到所有的改革讓不同的階層都得利,這不現實。
      面對這種情形,一方面得有公平正義的觀念,把握好這一點,絕大多數的人是會支持的。一些人哪怕短時利益受損,其也能理解。另一方面就是如何在操作上考慮得更周全、更穩妥。在實施上,要做到蹄疾而步穩。
      另外,改革也面臨其他一些問題,比如十八大以來,中央出台了八項規定,從嚴治黨、從嚴治吏。有一些公務員,尤其是基層公務員比較失落。現在有人明確講,應給公務員提高待遇。如何調動絕大多數人的積極性,這是需要考慮的一個問題。
      《瞭望》:有觀點認為,現在改革的環境約束越來越大,如何應對?
      謝春濤:國際環境難以支撐高速發展,擴大內需也面臨不少制約。投資拉動儘管也很重視,但畢竟容量有限。推動經濟發展的各種因素都面臨困難,這是經濟面臨下行壓力的客觀環境。
      與此同時,在三期疊加階段,尤其是經濟下行的環境下,不能說與改革完全沒有關係。現在政府發揮作用的方式正在改變,包括強調依法決策、幹部考核不簡單以GDP論英雄等,會導致一些領導幹部對發展的速度不重視。再比如反腐敗的高壓下,一些人會等待觀望,基層公務員因收入較低出現心態失衡等,這些都與經濟發展有關係。其他如強調科學發展,重視環境保護,調整結構和淘汰落後產能,本身跟發展速度又是存在一定矛盾的。
      這就面臨取捨的問題。權衡利弊,是要犧牲環境追求快一點的速度,還是寧可速度慢一點,也要健康、可持續的發展?毫無疑問,中央選擇的是後者。現在尤其強調通過改革釋放紅利,解放生產力。總體上,改革與發展並不矛盾,應該是以改革促發展,以改革增動力。
      《瞭望》:如果對過去一年多來的改革進行總結,你認為體現出什麼特點?
      謝春濤:總的來講,改革有四個特點。一是速度比較快。改革的時間跨度一共也就六七年的時間,在這個時間範圍內,要完成那麼多的改革,任務艱巨。但按照目前的速度來看,進度很快。
      二是比較平穩。像央企負責人薪酬制度改革,儘管觸及到了既得利益群體,但改革都是在平穩推進,得到了社會的廣泛認同。再比如公務用車改革,省部以下取消專車,這涉及到大量領導幹部,過去往往不大願意去改的領域現在都推出來了。類似這樣的改革都在有條不紊地推進。
      三是改革註重法治。有的改革需要修改法律,有的改革甚至需要修改憲法條文。如果在法律沒修改之前就實施,法律的權威就受到了損害。即使是需要試點的領域,也是由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授權決定。習近平總書記幾次強調不要搶跑,重大改革於法有據,這一點體現得很充分。
      四是更多體現了公平正義。習近平總書記就三中全會決定作說明時,就特別強調了公平正義。這是社會主義最重要的價值觀,也是廣大人民群眾的希望。改革是利益調整,利益調整怎麼調,得有指導思想。改革要讓絕大多數人受益,改革要體現公平正義。從三中全會的改革方案到後來的具體推行舉措,都體現了這一要求。
      這幾個特點也反映出,中國改革之所以能在2013年定出這樣的方案,能在2014年平穩推行,是與中國共產黨的堅強領導分不開的。習近平總書記講,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征是中國共產黨的領導,這句話在改革上就體現得很充分。
      有人甚至把中國的改革與西方的改革進行比較,比如美國的醫保改革就很艱難。而中國的改革,範圍和力度都大得多,進展也快得多。這與中國的體制有關,與中國共產黨對國家強有力的領導有關。(王仁貴)  (原標題:專家研判2015改革大勢:以公平正義匯聚改革突破力)
創作者介紹

stephy

qo65qozdq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